酒中仙

无羡春风不解情,只叫天子枕姑苏。


wb:酒中仙仙仙叽

p1:doi完后被抱着去洗澡的耀

p2:洗完澡吹干毛后在怀里打瞌睡的耀

p3:工作了一天很疲惫的耀

p4:睡觉之前听老公们聊天的耀

p5:朝老公们撒娇的耀

代了,茶里茶气的耀。

活了五千岁的老妖精分明对谁都一样,都知道他最擅长玩弄感情。但是和他在一起时又控制不住的爱他迷恋他。

呜呜呜呜呜呜呜耀呜呜呜呜呜呜让我啃一口呜呜呜呜呜呜

代了,第一个是法叔,第二个是亚瑟,第三个是伊万,第四个是阿尔(。)

【神仙交流手册】魔王的指引

【地狱章】character 1.

summary:“为了促进地狱与人间、天堂的交流交往,使你的行为符合神仙命运共同体……你需要在这本书上记录你的见闻,不需要太多,每件事一句话就可以…当然内容精简需要有概括性……”



在经历了一晚上的斗争,最后二人以澜暄的腿压在梨熙身上,梨熙的腿夹着澜暄的腿的姿势平分了被子。地狱不存在白天黑夜,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澜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床的边缘,只差一点就能掉下去。

“我去……”她咬牙切齿的坐了起来,用一个很别扭的姿势睡了一晚的后果就是谁都没有睡好。她现在只感觉腰酸背痛,偏头一看心里顿时平衡起来。

梨熙还没有醒,她身上的被子几乎已经没了。澜暄看着她头发炸起的样子默默拿起手机。很好,可以更新表情包了。

心情愉悦了起来,反正还有人没醒,也不着急。于是澜暄仰头把自己摔回被窝。悠悠然然刷了会儿手机,直到身后出现动静。

梨熙醒了,勉强睁开眼睛去摸索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有扔到一边。她闭着眼睛把被子抢了一部分过来后继续睡,澜暄沉默了,踹踹她。

“起床了。”

没动静,于是澜暄去挠她的腰,梨熙一把抓住她的手,哼唧。澜暄不屈不挠,继续骚扰。梨熙败下阵来,用鼻腔唱了个高音后狠狠舒展了一下身体。

“今天干吗?”

“找魔王问问你的狗。”澜暄说,“然后带你参观一下地狱。”

“哦。”梨熙回应,“那起来吧。”

于是二人终于从床上起尸一样坐了起来。然后对着满地衣服被子抱枕开始大眼瞪小眼。

澜暄挑挑拣拣找完了,穿好后梨熙戳她,“我裤子呢?”

澜暄无辜脸,“我不知道,你再看看?”

“给我。”梨熙说,澜暄和她僵持了一会儿,“好吧。在你枕头下面。”

梨熙去翻,澜暄说:“顺便也把我的袜子给我,也在你枕头下面。”

梨熙沉默了,片刻她冷笑一声,“你猜猜我的袜子在哪里。”

澜暄也沉默了,她动作缓慢的从枕头下面摸出梨熙的袜子。“我们真是心有灵犀。”澜暄感慨的说。

两个人极限拉扯了二十分钟后终于穿好了衣服顺便把屋子里昨晚吃剩的垃圾收拾好。“早饭等会吃吧,在路上看看地狱特色小吃。”澜暄说,“走吧。”

血红色的天空时不时有闪电劈过,道路边开着血红的花。岩浆和鲜血注满了河流,梨熙捂住鼻子,“好臭。”

“血的味道。”澜暄摆手,“我也不喜欢。但是恶魔对这个味觉失灵,闻着很香。”

梨熙问:“那你为什么不喜欢?”

“因为我闻着还是有一股血腥味。”澜暄说,“可能因为我功课没修好,诅咒太差了,恶魔buff加成小。”

“好吧。”梨熙说,“嘿,前面似乎在买吃的。”

“是馒头。地狱特色小吃其中之一。”澜暄说,她们上前,梨熙看起来有些不理解。

“馒头?这个不是到处都有吗?为什么是地狱特色小吃?”

“要两个。不要酱汁和夹心。白馒头就可以。烤肠来两根,正常肉,对,猪肉。”

澜暄朝梨熙伸手,“AA,你懂的。”

梨熙掏钱,澜暄把钱给老板。接过馒头过后分给梨熙一份,“吃吧。”

她张嘴咬了一口,甜味的,很普通。她们又开始往前走。

“这个是白味的。还有夹心和蘸酱,夹心生肉蘸酱血浆。我认为你不会喜欢吃的。烤肠也是,腐肉烤肠,感兴趣么?”

梨熙打心底想象了一下夹心蘸酱馒头和腐肉烤肠。“不用了,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我觉得口味好重。”澜暄说。

一边走一边吃,等到最后一口咽下去也看到了大殿的轮廓。气温在这里已经比较高了,空气都微微扭曲着。地表上液体活动猛烈起来,岩浆咕噜咕噜冒着泡,时不时喷溅出来。

“其实这附近的磁场对我们影响挺大的。一方面有加持另一方面魔王的一个指令就能让我们丧失意志。”澜暄介绍,“这附近种的花的致幻能力很强,刚才其实只有曼珠沙华,现在还多了曼陀罗。”

她反手一指路边白色和红色的花,“曼珠沙华?”梨熙说,“就是彼岸花?”

“对,就是它。”澜暄说,她摘了一朵递给梨熙,“但其实我喜欢叫它大蒜花。”

她示意梨熙去闻。一股大蒜的味道,梨熙默默的拿的远了点,“没想到吧,长的这么好看又被赋予了这么邪恶的意义,到头来居然和大蒜是一个科的。”澜暄笑着说。

暗红色的大门高约十米,整个宫殿耸入云霄。门上绘制着符文雕刻着魔鬼。她们停下来了,梨熙看见澜暄的眼睛慢慢的变成了暗红色,先前攀附的金色条纹被掩盖。在她的背后张开了黑色的翅膀,一下,两下。缓慢的掀起热浪。

门开了,澜暄安静的收回翅膀,让黑色的翅膀服帖在背上。梨熙注意到她本来形似蝙蝠的翅膀在上层浮现了一层黑色羽毛,澜暄揪下来一根,“拿着吧,或许可以让你好受点。”

她们走了进去。空阔的大殿墙壁上绘制着古老的传说,恶鬼狰狞的笑,魔鬼的尖叫此起彼伏。

而前面大殿的正中央那把椅子上坐着个人,看起来他正在闭目养神,一只手扶着额头,对她们视若无睹。

直到她们站在下面仰视着那人,他才开口:“你们来了。”

“魔王殿下。”澜暄说,她先前再次张开用来给梨熙遮挡热浪的翅膀此刻收敛了一瞬。梨熙安静的打量着这位魔王,在天堂里被无数次提起的恶魔———张业军。

“您好。”她打了个招呼。张业军的面孔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性,慈祥温和。居然这就是魔王吗?梨熙有些震惊,他会为了一位天使的狗来接见我,好奇怪。

她在心里排腹,张业军看起来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起来。“现在早就不是从前落后的时代了。地狱在两百年前经历过改革开放后已经开放包容了起来,我们恶魔都是很友好的。”

他说,“你看看你的恶魔朋友就知道了。”

澜暄不自在的尬笑一声。

“你的狗,哦……让我看看。”张业军若有若思,“棕色黑色…小…土狗?哦不不不……是杂种狗。”

“尼太戈。好名字。”他笑了起来。

“唔……啊,他居然去了那里。”张业军睁开眼睛说。澜暄看起来很无语,“嘿,"那里"是哪里?”她和梨熙耳语道,“就不能说句明白话吗?”

“那请问,我的狗到底去哪儿呢了?”梨熙问道,张业军沉默片刻,他用指关节敲打着扶手。

“人间,他去了人间。”他回答道。

她们对视了一眼,“可以再确切一点吗?”澜暄说。张业军摆手,“要知道,人间是这世界上最复杂的地方。我无法确切的告诉你们它的位置。”

他扯下一根翅膀上的羽毛,控制着让它在血池里滚了一圈然后送到梨熙的手里。“但是我可以给你们这个。”

“羽毛会指引着你们找到那只狗。”他说。

“谢谢您。”梨熙说,张业军又笑了起来,“不用。毕竟帮了你们天使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完善政策。”

“我还有东西给你们。”一本书从他的身后漂浮起来,他往着书一点,金色的符文和腾空起来的血液交织在一起。他挥挥手,这本书就飘到了澜暄的面前。

“算是给你批个长假。”张业军说,“你陪着她去找她的狗。但是你需要完成一个任务。”

那本黑皮书上浮现一串字———“神仙交流手册。”

“为了促进地狱与人间、天堂的交流交往,使你的行为符合神仙命运共同体……你需要在这本书上记录你的见闻,不需要太多,每件事一句话就可以…当然内容精简需要有概括性……”

张业军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澜暄默默的扯扯梨熙,做了个口型,“溜。”

于是她们趁着魔王高谈阔论“神仙命运共同体”和“多极发展”正上头的时候溜了出去。一声巨响,门被关上了。

终于清净了。二人长舒一口气。

“你才是不知道,自从三百年前他去人间留学当了个语文老师后就开始对地狱跃跃欲试的进行改革……唉,太能说了。”

梨熙拍拍澜暄的肩膀,“可怜。”

“你还要写日记。”

澜暄痛苦面具,“救命啊。”她仰天长啸,“我只是一只想摆烂的恶魔而已。”

 

 

 

 

 

 

 

【神仙交流手册】介绍

无脑自撸西方AU

梨熙(大天使)X澜暄(恶魔)

友谊文学,有三次元参考以及三次元玩梗,不懂很正常。

关于友谊以及爱的故事。

给我闺蜜以及我自己的一点文字,每天连更。

澜暄


梨熙


“我狗掉了。”

“会找到的。”


看到了香香的肉,一看时间,妈的,我三岁,老师发布。

草啊,这个牛逼。

一些老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写文,而到现在我还在吃他们做的饭。

再生父母石锤了。

【神仙交流手册】序章

character 0.

summary:“我以恶魔的人格担保,我会帮你找到它的。”


近日,大天使梨熙的狗掉了。

众所周知,自从人类开始快速发展直到机械革命以后,这些天上的神仙就开始摆烂。经也不颂了歌也不唱了,连福音也不下界去送。天使长哈利波接受采访时说,人类已经不需要我们这些虚幻产物了,就算我现在飞下去对他们说你看我是天使,那些人也只会不屑的说cosplay嘛我也会,你是天使我还是耶稣呢。

人类抛弃了这群虚幻产物,于是他们也抛弃了人类。根据《天使法》的七百零三条说,只要下界不搞死人类,那想干啥就干啥。所以一群天使就开始跟进人间潮流,追剧的追剧,追星的追星。爱好花样百出,毕竟他们有魔法,可所谓想干啥就能干啥。

而梨熙只是养了一只狗。排除那只狗长的像细狗,看起来不聪明名字土以外的话,这只狗只是一只狗。没有三只眼睛也不能拉动马车,很正常,就是人间一只最普通的狗。

但是梨熙还是很爱她的狗,据她所言花了我六十块钱呢。所以现在狗丢了,她也真的很伤心。

“你看见我的狗了吗?”她朝她的朋友问道。“狗诶。”她的朋友含糊不清神情恍惚,“你是说我们的老师吗?那个老毕登,他妈的布置那么多作业……”她的朋友最近去人间体验了一下生活,然后成功的被人间的“内卷”逼疯了。

“我认为发明出来这种邪恶东西的肯定不是人,我觉得是恶魔干的。”有一部分的天使坚持把锅扣在恶魔身上。“但其实恶魔更懒。”梨熙打心底里嘀咕,“看看澜暄吧,她到现在还没有完成前年业绩。”

恶魔澜暄,生活在地狱里。日常摆烂、摆烂和摆烂。经典语录是“这个操蛋的世界”“都去死吧”“都别活了”“我迟早要杀了他”。听听这些话吧,简直太符合恶魔的身份了。

梨熙和澜暄是从同一所神学校毕业的,由于梨熙吃素,于是去了天堂。而由于澜暄养死了不知道多少只鱼踩死了不知道多少只蚂蚁后她成功去了地狱。“救命。”澜暄表示不理解,“其实我觉得是我杀了太多份作业了,毕竟摆烂万岁。”

天使与恶魔的修炼课程并不一样。既然在天堂找不到办法,那还不如下地狱去试试。

于是梨熙掏出了那只玩偶———其实是两只,但是被他们两个分尸后缝合在一起,甚至还有一件披风。那是他们之间用开沟通的一种渠道,最普通的。梨熙捏捏玩偶,然后心平气和的说出那句话,神奇的魔咒———“我们都是连体人。”她面无表情的说,语气干巴巴的。

“嘣”的一声巨响,一串血红色的火花在眼前炸开。梨熙抬起手来捂了眼睛,太亮了,快瞎了。然后她就感觉天旋地转,眩晕过后气温反复降了二十度,她打了个哆嗦,用翅膀把自己裹的更紧。

下一刻她感觉一阵旋风经过自己,然后恶魔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没门你要来。”

一声轻笑,凉飕飕的风吹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对方用手指抹在她的脸上,滑腻的感觉,梨熙闻到了血的味道。

“呵。”梨熙冷漠的拽住她的胳膊,“我就是从天堂下来的。”

澜暄笑眯眯的看着她,恶魔标志性的蝙蝠翅膀“呼啦”一下展开。“芜湖,你怎么来了。”她拍拍手,“很好,你居然没笑。说实在的,那句话我听一次笑一次——我们都是连体人!”说完她哈哈大笑起来,梨熙也笑了,“我们都是连体人!”她们又重复了一遍,随即笑的人仰马翻。

“…哈哈哈哈哈哈嗝。”梨熙停了下来,现在她注意到了澜暄手上的血,“哇,你终于改吃生肉了?”澜暄嫌弃的“啧”了一句,“生的东西就是另类,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

她把池子里的碗拿起来,“看,我打算做鸡翅。”

“哦。”梨熙说,“我想说,你确定你会做?”

澜暄看起来恼羞成怒,“滚吧,我会做,顶多做不熟。”

“啪啪啪啪。”梨熙鼓掌,“天啊,做不熟。”

“爱吃不吃!”澜暄朝她举拳头,“本来一个人才刚刚好,现在两个人肯定不够吃。”她看看梨熙的翅膀,真诚的说:“你看,你的翅膀那么大,要不然……”

“不行。”梨熙斩钉截铁的说,“那你怎么不来看看你自己的翅膀呢?”

澜暄耸肩,扯过来自己的翅膀,“嘿,大哥。”

“你又不是不知道,野生恶魔的翅膀不好吃。”她说,“看看人类是怎么说的吧,‘今天一碗蝙蝠汤,明天坟头就反光',虽然我天天和你说以后死了坟头蹦迪,但并不代表着我真的想这么干。”

“那好吧,让我看看,哦,有五只。”梨熙说。

“你二我二,剩下的对半。”澜暄接道。

“成交。”

于是澜暄转回去去做鸡翅,“就是说,你下来找我干嘛。”

“我的狗掉了。”梨熙说,她拿手机点开美团,“我还想再喝杯奶茶。”

“点呗。帮我也点一杯,等会儿给你钱。”澜暄往鸡翅上划了几刀,头也不回的说。

“你喝啥?”

“那个,芒果小丸子。你懂的。”

“现在是冬天,下架了。”梨熙找了找然后说。“哦,那随便吧,小料不要太多。”

“好,我点了。”梨熙把手机往旁边一丢,保住沙发上的玩偶倒了下去。

“嗯…………!”她伸了个懒腰,澜暄刚好把鸡翅送进空气炸锅。

“好了,就等着吧。”她懒洋洋的说,一只手把那个玩偶的黄色身体从绿色的龟壳里拽了出来。“你的狗?就是那个尼太戈?”她问道。

“对啊,就是它。吃穷我过后就跑了,现在也找不到。”她看上去很忧郁。

“你的那帮子同学呢?个个卷的那么厉害没给你找到?”澜暄问道。

“没有。”

“得,白卷了。”澜暄叹口气往后一倒,“看起来还是需要我。”

“对啊,所以来……”

梨熙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奶茶到了,好快。”

澜暄说,“地狱这里的骑手都上的火箭班哦,速度很快的。”

梨熙把奶茶拿回来了,把奶茶拎出来。“热的。”

“好诶,我喜欢喝热的。”澜暄起身,此时空气炸锅也“叮”的一声响,鸡翅好了。

澜暄把鸡翅拿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好香。”她缩着手把手指藏在袖子里隔着一层袖子拿出来,“好烫。”

梨熙已经把吸管插好了,“先吃吧。”

“至于狗?”澜暄深吸一口奶茶,满足的咂咂嘴,“我以恶魔的人格担保,我会帮你找到它的。”

 

 

刚入圈:(小心翼翼态度虔诚)不能开黄腔不能cp脑不能……

现在的我:超市他爆炒他厚乳他炒饭他干丝他潮裤他蛇满他你行不行啊不行让我上😋


小朝这人能处,瓷哥过生日他是真给刷火箭哈(。)

小朝:给大哥浅炫一个炮弹高兴高兴

霓虹: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瓷:(瓜子)好诶

当苏中/露中人看见以下关键词:

白桦林,北极星,雪,老师,咯秋莎,莫斯科,红色,坠落,圣诞节,1991.12.25,红旗,理想,破碎,爱人,埋葬……

我:漏漏漏漏漏漏你走开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属于心脏骤停的ptsd的😭